重觅童趣丨走. 去甘洒摘棯、捉竹蜂咯

游记相册 admin 28℃ 0评论
农历七月中旬的星期六,与阿栋相约,各自携妻重温、带儿体验摘山棯和捉竹蜂的乐趣。
       我们穿进茂密的松树林后,各奔西东,上蹿下跳,惊叹声此起彼伏,分辨不清从哪个方向传出。看到熟透的山棯子,我已是垂涎欲滴了,此时此刻,儿时摘野果的画面不停地闪现脑海。如今身材臃肿的我,摘果的动作还是那么的利索、娴熟啊。没过多久,我已经摘到满满一大篮。
   我摘得正欢吃得正乐时,阿栋正在一棵山棯树旁呆呆地站着,嘴巴慢慢地品尝着山棯果,眼睛凝神地盯着树丛处,若有所思似的。于是,我凑上前问个究竟。阿栋笑嘻嘻地回忆道:“小时候,我有一次在老家的山头摘山棯果,不小心碰着个黄蜂窦,蜇个头青脸肿。担惊受怕的我只好叫比我大一岁的姐姐背着回家。自从那次以后,我再也不敢上山摘野果了。”
“现在我们年纪都大了,皮肉也厚了,不用再害怕被黄蜂蜇了吧?放心摘吧!”我安慰道。接着,我像个饿狼似的,一边摘一边吃,一口一个,甜蜜多汁,停不下来,嘴唇、牙齿、手指、指甲都被染成紫黑色。那沁人心脾的果香,伴随着松林间一阵阵清凉微风吹过,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!脑海中闪过了坊间流行的顺口溜:“六月六棯子逐粒熟,七月七棯子熟到甩,八月八棯子通山挞,九月九棯子甜过酒。”
       每年农历六月,山棯花开,花似梅,分五瓣,白色花间紫红或粉红,有淡淡清香,招蜂惹蝶,漫山遍野,场面不失壮观。有人说,山棯树是英雄树。记得,小时候看过的战争影片中,不乏女战士头戴由山棯的枝、叶、花编织而成的帽子和战士牺牲在山棯树下的情景的画面。因此,每当我看到满山的山棯花时,心里总是怀有悲壮之情!更巧的是,与松峙岭相连的另一座山顶上建有一个古兵营,兵营四周用大块的石头垒砌,当地人称之为“石寨”。在这里,我不但寻找到了儿时的乐趣和味道,还感悟到山棯树的“英雄”气息。
 余兴未尽的阿栋又领着我们驱车赶往罗爱村。整个村庄被掩映在酷似一道道绿色屏障的竹林里,远山、近山,河边、村旁,满眼是翠竹,那竹林绿得像一块无瑕的翡翠。竹影婆娑,随风摇曳,置身于竹子的海洋,那种舒爽的感觉无以言表。
      未等话音落下,在竹子之乡——坳仔镇山村长大的妻子,已经迫不及待地钻进了竹林,很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我们也分头穿行在竹林间,寻寻觅觅,始终不见竹蜂的踪影,很是失望。
   “没理由呀?这个季节、这种天气,本来是竹蜂出没的时候啊。”阿栋一边搜寻一边嘟囔着。我悠然自在地穿行于竹荫林道,东瞟西瞧,情不自禁地吟诵着王义之的“绿竹放怀春来暮,清和为气日初长。静坐不虚兰室趣,清游自带竹林风。”此时,透过竹林的间隙,隐隐约约看到妻子鬼鬼祟祟的样子,我小声地问道:“喂,捉到竹蜂了吗?”“你猜呢?你捉到了没有?”她弱弱地回了两句,然后喜出望外地报告喜讯说:“嘻嘻,我捉到两只啦!”
我的家乡也种有篾竹和麻竹,记得小时候,我们有一种玩乐,便是去竹林里捉竹蜂。那竹蜂的模样儿及颜色都似蝉。唯一与蝉不同的,却是那嘴。那嘴尖尖的,似蚊子一般,叮在那翠竹上一动不动,吮吸着竹里的养分。捉住竹蜂后,掐去它每一根小腿,接着用线拴住它的长嘴,然后它们就成了可操控的直升飞机。我们就看着它们“嗡嗡”地飞着,很是满足它们怎么也飞不出我们掌握之中的情形。玩腻了之后,我们就把它们烹制成舌尖上的美味。
剥其翅翼,拔起嘴巴往孔里塞一片紫苏叶,再一粒食盐和一滴花生油,用火碳烤之,熟后嚼之,味美爽脆,稚趣油然而生。
时光仿佛一杯静默无言的水,我们青葱的岁月如流水般转瞬即逝,童年已不可寻回。如今,唯有通过体验捉竹蜂的乐趣得以回味。
“我又捉到几只啦!”妻子满是自豪的叫嚷声伴着“哈哈哈”爽朗笑声从茂密的竹林里传出。那天真无邪银铃般的笑声洒遍整片竹林,如悦耳的丝竹,如山涧的清泉。似乎她在这片竹林找回了童真和儿时的乐趣。
是啊!竹林也是我们孩时展现童趣的乐园!那快乐是一种发自内心的!没有约束,没有烦恼,有的只是无忧无虑、朴素、甘香的快乐!
“哦,原来你还是个捉竹蜂的能手啊!我才捉到一只呢。”阿栋赞赏道。

       妻子内心的狂喜溢于言表,要么与同伴分享着捉竹蜂的经验,要么讲述着孩时捉竹蜂的故事。不经不觉,黄昏来临了,罗爱村旁的翠竹林,随着一阵秋风也摇曳起柔枝轻歌曼舞。竹叶发出的萧萧声,应和着对岸满山的竹涛,像是一曲美妙的乐音,袅袅地缭绕着,从村庄的四周飘然而过。此情此景,我们感受到了舒适和惬意,同时也忆起了一段童年岁月,也捉回了一份稚雅童趣。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